甘南旅游 - Gansu Travel

甘南旅游 甘南旅游攻略

有神的土地-甘南


“十一去甘南”

喜欢旅行,而对西部的高原、雪山,以及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似乎有着更加别样的情感。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想去亲近、想去了解、想去体验的冲动。所以,早就计划要去这些地方,和《藏地牛皮书》中介绍的一样,包括青海、甘南、川西北、滇西北以及西藏。听火车上认识的一位韩国朋友说,这块神圣的土地,外国人对此有另外的一个称呼,即“中国的瑞士”,因为皑皑的雪山,美丽的风景,和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很象。
甘南是今年计划的第二个旅行地点,第一个是青海塔尔寺,元旦去的。八月份就有了想法及计划,并在网上发了帖子。陆陆续续有些朋友报名参加,可是我直到出发的前几天还在东北出差。终于,9月29日早上回到了西安。那么,按照计划的时间,9月30日晚,让我们出发吧!
---- 方铭东


第一天(9/30) 18:05 K119 西安 - 兰州
提示:如果黄金周出行,能够买到K119的卧铺或座位就算了,否则,建议坐K173/172(青岛-西安-兰州-西宁)、K227/226(广州-西安-兰州)、K377/376(上海-西安-兰州-西宁)的过路车,因为在西安下的人特别多,所以反而容易补到卧铺或找到座位。

第二天(10/1) 兰州–夏河
昨天晚上挺倒霉,连个坐位都找不到,站了几个小时,还在水池边的地上铺张报纸坐着
小睡片刻,直到天水才有座。惨哦,似乎印象中很久以前才有的经历了。不过还行,挺过来
了,觉得也没啥嘛。
7:00 到达兰州。因为是第一次到兰州,又是早晨,所以刚开始给我的印象并不好,尤
其是火车站附近,觉得挺破的。不过随着1路车向西开去,发现新城区的建设开发相当不错,
非常现代化。如果回程时有机会,一定要逛逛。
坐1路公交车七里河站下,往回走几十米就是汽车西站。这时是7点半,本以为肯定能
买到8:30 兰州-夏河的依维柯班车(票价44元),谁知一问,票早卖光了。还好有加班车,
买到了第二个加班车的票,宇通,属于中等档次吧,票价32.50元,8点半不到就出发了。
从兰州到成都的公路是213国道,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开始一段没有走这条路。而是先走212国道,在临洮县康家崖向西,经广河县、和政县到临夏市,再转走213国道,一直往南。
临洮县至临夏市一路基本都是回民,路两边随时都能见到漂亮的清真寺,还有门前的通天塔(我自己起的名字,具体叫什么还真不知道,只知道作用是阿訇站到上面叫大家来做礼拜的。不过现在塔上都按了高音喇叭,看来已经不用人喊了。)。印象最深的是广河县境内,两边的房子看起来很整洁,周围种着花、果树、白杨,还有灌溉的水渠,有点江南的味道。想来这个地方应该比较富庶吧。可惜不能停车,照几张清真寺的相片。
临夏给人的感觉乱糟糟的,虽然经济看起来发展得还不错。不过进临夏前路边的景色倒是很美,周围的山,山上的树,有种熟悉的感觉。就象以前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及佛蒙特两州交界的地方看到的景色一样,很有几分相似之处。看来有时候看风景,就得跳出眼前的景色,回到记忆中,会有一种别样的体会。
临夏是回族自治州,进入夏河,就是甘南藏族自治州了。交界处大概叫土门关,有一道象征性的大门,门柱上藏族风格明显,很亲切;而旁边高地上则是一座洁白的佛塔,欢迎从各地来的朋友。我突然觉得,进入了这道大门,这片土地就已经不一样了,因为有神在注视你,在保佑你。
夏河境内两边的山太美了。山上不知长的是哪种植物,叶子分多色展现,有红、有黄、有绿,有逐渐过渡,有各自团团簇簇,象一张地毯。以前见过介绍九寨沟的照片,印象最深的也是这种植物颜色的层层叠叠,适合远观或画中游。
我们来到了这片有神的土地上!
一路顺畅之余,终于发现一件不愉快的事情。车子因为超载而被检查截住,罚款,而且好久不让走,不知老板怎么和警察商量的。我倒是乘机走了一段路,一则两边风景不错,空气也好;二则看看有没有高原反应,结果感觉挺好。到夏河都3点半了,整整晚了两小时。
去卓玛旅社的路上,邀去桑科草原的摩的挺多,还有帮我们找旅馆的,说卓玛早住满了。我们还是坚持步行,走到卓玛看看。
进卓玛旅社,没和穿过的商店老板打招呼,被训了几句,赶紧道歉,同时感觉到夏河这个地方到底不一样,地方虽小,可和外面打交道真是多,比大城市中的人还要讲礼貌。以后要注意这些小节,因为本应如此。
卓玛还有房,给我感觉好极了。我和三个老外同屋,两个兰大留学生,一个清华留学生。房间窗户冲西,打开房间门,满屋子的阳光欢迎我。太喜欢此时此刻了,在这样的环境中,时间似乎是静止的,真正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宁静。就在这片宁静中,脸未洗,鞋未脱,赶紧写下上述文字。此时下午4点30分。
休息片刻,洗把脸,去拉卜楞寺转一圈,踩踩点。决定明早6点钟起来去转经,再去看喇嘛们的晨课,听他们念经,早上大经堂是免费开放的。等太阳出来可以取景照些相。
回来在夏河街上瞎逛,买了顶小帽,很可爱,可惜是绿色的。幸亏我还没有老婆和女朋友,否则又成同事们的笑料了。冬天和我绿色的羽绒服应该很配。
晚上驴友非要尝尝藏族的传统食品,找了家雪域餐厅,点了糌粑、藏包、酸奶,还有蕨炒米饭,结果一塌糊涂,除了酸奶,加糖加蜂蜜后味道不错,其他也就尝一下,吃不下。看来以后还是吃川菜吧。
明天时间会比较紧张,希望晚上能够赶到郎木寺。
---- 记于卓玛旅社

第三天(10/2) 夏河拉卜楞寺,夏河-合作-玛曲
昨晚同屋的两位兰大留学生,女的来自法国巴黎,男的来自挪威,看起来是一对恋人。清华的留学生来自美国波士顿。三人都很健谈,不知以后是否还有缘相见。
今早5点多就起床,打扰他们了。
6点左右到转经道,已经有不少当地的藏民在转经。天气真冷,和冬天差不多,据说这里晚上都是零下几度。但是天空却是出奇的澄澈,弯月,星星,如此清晰地展现在眼前,又看到了熟悉的猎户座闪亮的金腰带。转经道很长,经筒则很高很沉,要花很大的劲才能转动。在这又冷又黑的环境下又累地转经,似乎也说明了来转经的人们的虔诚。包括我们,虽然只是游离在信仰的边缘,更多的只是想增加了解,但是至少那一段时间中,是包含了某种敬畏与祈望。
旁边是潺潺流淌的大夏河,水声很大,发出湍急水流的轰鸣声,陪伴着这些摸黑就来转经的人们。
突然我有一个念头,心想这些转经的人可能都是白天需要努力干活做生意的人。正因为白天忙于尘世生计,没有念经的时间,所以,每天早上的转经成了他们精神生活中每日必做的早课。象我们偶尔为之似乎没啥,要每天如此,我想没有那份虔诚,肯定是坚持不了的。我们这些旅游者,只能是个旁观者、过路客。充其量,偶尔地融入一两次,对虔诚的、有信仰的人们多一份理解与尊敬。
转经足足走了一个小时,挺累,但是也很痛快,因为不冷了,心里也有一丝火焰在燃烧,至于能烧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赶忙去大经堂看早课,和想象中不同的是,里面没有很多的喇嘛。原以为整个大堂都要坐满,实际只有四分之一,集中在佛像前念经。我们悄悄走进去,在靠近门边的垫子上坐下来,听他们念经。一会儿,一个全副武装的很魁梧的喇嘛走过来,示意我起来,这里不能坐。赶紧起来站到门边再看。那个喇嘛似乎是监督之类的职务,带着高高的黄帽,披着高耸肩膀的僧袍,背后还拖着很沉很漂亮的银饰带。最威武的是手里拿的大铁棒,四四方方,很长,象是法器,大喇嘛时不时在这头的地板上敲一敲,以警告那些不专心念经的小喇嘛。每敲一下,那头的念经的声音就响亮一些,齐整一些。很有意思的。后来在郎木寺问了才知道,那个大喇嘛称作铁棒喇嘛,专门负责教育的,小喇嘛都怕他,尤其是那些不专心的。
不一会又过来一个,看来每次有两个值勤。铁棒喇嘛地位很高,我们看到念经结束后,专门有两个小喇嘛帮他们扛铁棒。
想起今年元旦在塔尔寺看到的喇嘛念经,有种熟悉的感觉。虽然我不是佛教徒,也不信任何其他宗教,但是那种虔诚,那种神圣,还是让我感动。我想或许在我心中也是有神的,我正在寻找他。每个人都一样,有心中的神。
又想起昨天晚上在卓玛旅社和一个英国人聊天,说到宗教与科学的问题。老英说科学也是一种宗教,我说局部如此,但总体还是有区别的。宗教主要是想、认为,不去证实,也不能证实,所以基本是精神的。而科学更多是实践证实,而且能够确认,所以基本是物质的。但是有两点是相同的:一是两者都是对大自然的探索、思考;二是产生的副作用一样大。还象爬山,不同的人,有的是穆斯林,有的是基督教徒,有的是佛教徒,有的是苯教徒,有的什么都不信,起点相同,都在山脚下,开始爬人生这座山。大家各走各的路,上山的路线是不同的,但是目的地相同。虽然到达的时间不同,但是结果总是殊途同归。
所以,如何对待别人走的路线的问题,就决定了世界是充满祥和之气,还是戾气,甚至是血光之气。老英说是来中国学习的,学习不同的文化。我觉得,他其实也是在修行,和我一样,和大家一样,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度,有不同的肤色,操不同的语言,吃不同的食物。
晨曦中的拉卜楞寺别有一番情趣,选几个好点照几张相,感受一下藏传佛教寺庙建筑的韵味。临走前还找到两个年轻的喇嘛一起照相,其中一个叫扎西江措,到时不能忘了把照片寄给他。
两个半小时,我们转完了拉卜楞寺,决定撤,赶车去郎木寺。这次虽然没有看各个佛殿,但是觉得心里已经装得满满的,不虚此行了。回卓玛退房,兰大的两个朋友还没有回来,他们准备下午去合作,给他们留个条吧。
刚好赶上10:10夏河发往合作的中巴,很顺利,两小时后到合作。但是遇到问题了,下午没有合作去郎木寺的车了,过路车也不好说有没有。怎么办呢?正琢磨,发现居然还有合作发往玛曲的车,听说5个小时左右就到了,12:20开车。想想一样,反正要去玛曲,就改变一下路线,先到玛曲,再去郎木寺吧,也很顺的。
合作至碌曲的路况很差,颠簸得不行,本来想睡一会,可好几次差点把我从座位上颠出去,不敢睡了。受累啊!看窗外美景的代价。
沿途经过一个博拉乡,不知米卢到此是否会有感想。还有看到许多小黑猪,养在外边满世界乱跑,居然最小的只有小狗一般大,不知什么品种,算是开了眼界。小黑猪虽然脏,可是很讲卫生的,经常可以看到在泥坑里洗澡哦。
草原的景色迷人极了,虽然草有些发黄,而且很短,但是远观还是不错,每座山就象披了一件黄军装,或是盖了一床柔软的被子。相对于高原强烈的紫外线来说,这山、这草的颜色实在是对眼睛的一种保护,或许是补偿吧。山坡上到处是放牧的牛羊,牛是一个个小黑点,羊是一个个小白点;而附近,必定是一座或两三座黑白相间的毡房,那是牧人们流动的家,从这里流到那里,象天上的云彩。满眼都是这样一幅幅静止的画。看着山坡上吃草的羊,突然想起好象有个词牌名或小曲的名字就叫“山坡羊”,当初发明的人或许就是由眼前此景而获得的灵感呢。
车到错宁,就能远远看见尕海了。原来从这儿到玛曲没有很好的公路,现在新修了一条省级公路S204,全部柏油路面,直接南下,从尕海边经过,真是好走。这段路是这次甘南行中走过的最好的一段路。而且两边都是湿地,流水九曲三十六弯都不止,不知道是怎样造成的。大自然真是神奇!
车走着走着,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小雨,接着是小雨夹雪。车爬山至顶,猛然看见一个牌坊式的东西,正面没有看清写的什么字,反面看清了,不敢相信,居然是“海拔3902米”。我们居然无意中跨过了这么高的海拔高度,而且当时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看官不要见笑,每个人的能力是不一样的,没有和别人比较的意义,只有挑战自己极限的意义。)看来潜力还是很大,经过上次西宁和这次甘南的尝试,下次可以考虑走青藏线去西藏。
到玛曲了,和想象中的稍有出入,可能和大街上施工挖沟搞得一团糟有关。找到吉祥旅社,住下。问老板如何去黄河首曲,说在南边采日玛呢,离玛曲100多公里,没有路,有去的车,没有回的车(奇怪啊)。一般人多可以包车去,400-500块钱。我们就两个人,而且时间也没有那么充裕,算了,不去了。明天计划去黄河大桥、草原看看,或许还能骑马呢。要是明晚能够搭车到郎木寺住下,就更好了。很累了,就这样吧。手画了张沿路的地图。
---- 记于吉祥旅社310房间

第三天(10/3) 玛曲,玛曲-郎木寺
黄河第一桥离玛曲县城还真远,坐了个人力三轮车去,看把蹬车的小伙子累的,于心不忍,中途就下了,在草原上溜达过去,也很有意思。这样,让我们遇到了嘎张,一个念到初三、戴着大眼镜骑马扬鞭的普通牧民。聊了几句,合个影,约好回头到他家喝茶。终于步行到黄河首曲第一桥,真挺壮观。黄河水清得很,一如大夏河、洮河清澈的流水。水面很平静,基本看不出它在流淌。阳光照射之下,波光鳞鳞,煞是好看。而在河对岸,则是黑呼呼一片的牦牛群和白花花一片的羊群,时而静止不动如大片的黑白色块,时而在牧人的催赶下跑得飞快流动起来。
这个时候草原的草已经发黄,短短的,没有七八月份时的碧绿与茂盛。但是,草原、远山、黄河水、牛羊,还有稀少的人,都给人一种宁静的气氛,也别有一番韵味在其中。在这个地方,时间似乎过得慢一些。我想,在这儿手表是不需要的。
草原上的土拨鼠很多,到处可以看到鼠洞。时不时从某个地方蹦出来一只,从你面前飞快地跑过,想给它来个特写往往得不到合作。把在拉卜楞寺买的面包放到洞口引诱它,结果也没有成功。真不是个好模特。
回头到嘎张家坐坐。他们一家很好客,给我们煮奶茶。奶茶还挺好喝的,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入口,除了有普通的茶香外,还有一股独特的奶香。嘎张家养了50多头牛,100多头羊,一年应该有万把块钱的收入吧。我们去的是他家现在放牧时的家,一个黑色的毡房。每年大概有4-5个月都是这种生活,固定的家则是砖房,离此不远。三口之家,其乐融融,从他们脸上的笑容可以深切地感受到。毡房里的陈设是简单的,中间是火炉,自己用泥砌的,造型很独特。门口左边堆着牛粪,烧起来很旺的。炉边是床,白天则当垫子坐。在毡房中间的柱子上,挂着佛像照片,显示出他们虔诚的信仰。
他家的藏獒用链子拴着,很凶,不敢逗它,否则吼得你心里直发毛。不过不惹它的话,其实也很乖,一声不吭地趴地上晒太阳。和马一样,它们都是牧民的好朋友,我们也应该这样对待它们。
嘎张慷慨地让我们骑他家的马,马很神俊,也很烈,一般平时是不外借的。于是第一次骑了马,感觉走起来轻飘飘的,象风在草原上飘荡。但是总觉得,它只是出于礼貌才给我面子,让我过过瘾。真正要骑好,那还得先培养感情。
挥手和嘎张道别,说好到时寄相片给他。这样萍水相逢的朋友往往是很难忘的,因为你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机会再去那个地方,再见到这位朋友。就象嘎张,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所以,要珍惜这样的经历,我心里对自己这么说。
下午没有去玛曲的车,只能租车。150块钱找了个面包车,2点左右出发去郎木寺。玛曲到郎木寺约60公里,实际2个小时都不用就到了,而以前资料中说往往要2个半小时。路面都是小碎石子,还可以,我看速度一般都在60-80公里/小时左右。中间路过四川境内,记得有个地方叫大水,司机说那儿有一个养红鳟鱼的厂,是韩国人投资的。
4点左右到达郎木寺,之前在一个山坡的拐弯处可以看到郎木寺全景,很美。
我们到达的时间不是很巧,很多人上午就到了。所以,宾馆、招待所全部爆满。幸运地是,在桥头和两个喇嘛聊时,碰到了房东,于是住到他家。更巧的是,隔壁就是有名的“丽萨餐厅”,而且还是亲戚,丽萨的老板是房东的小姨子。房东家是回民,家里非常干净。虽然没有宾馆正式,但也幽静得很,真是个好居处。只是他家的狗太凶了,拴着链子还直蹦,朝我们吼,太吓人。
放下行李,匆匆到山上转一圈,踩踩点。天葬场离得比较远,决定明早去碰碰运气。这时,听到了寺庙中传来的暮鼓,似曾相识。
吃晚饭肯定就在丽萨餐厅了。和以前网上了解到的相比,丽萨外表看起来似乎更加本土化一些,就是普通的回民人家。直到走进屋子里,从墙上留的各种文字、图片、钱币等小饰物,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有名。在这里,真的感到没有国籍之分,都是背包一族,都是过客,从不同的起点汇集到郎木寺这个美丽的小地方,寻找各自想寻找的东西。
苹果派很好吃,但不要误会,和麦当劳的苹果派可不是一回事。前者是苹果切成片,裹在面里,放到烤箱中烤出来;而后者用的是苹果馅。
咖啡是速溶的雀巢,和我自己带的一样,下次就免了吧,还是喝喝八宝茶。炒面一般,可能是肉放多了,蔬菜太少的缘故。气氛确实是一流的,值得背包族坐坐。
---- 记于丁俊家

第四天(10/4) 郎木寺,郎木寺-兰州

昨晚和房东的儿子一起睡一张炕。小伙子叫丁俊,16岁,小学毕业,现在清真寺念经,已经有三年时间。正学习讲经。他说这里的回民如果想在宗教这方面有所发展,一般是在当地念经三年,再到临夏念三年,接着到北京学习几年,最后有机会出国进修,估计是去那些阿拉伯国家。但是想见这条路比较清苦,所以他现在主要考虑的挣钱娶媳妇。这里的回民结婚都挺早,男的18、19左右就结婚了。而且近亲结婚现象很严重。象丁俊家,丽萨餐厅老板是他阿姨,他大嫂则是阿姨的女儿,即他的表姐。今年年底,丁俊准备和他的另外一个阿姨一起去四川松潘,开一家丽萨餐厅分店。希望他能成功,到时在松潘就又能见到他了。
丁俊还介绍说,在郎木寺这个地方,以前回民、汉民较少,主要是藏民,所以经常受藏民的欺负。甚至那时候回民走在大街上,藏民可以跑上去抢下帽子,扔在地上踩几脚,而回民不敢吭声。随着时间的变迁,各民族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多,彼此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也学会了彼此尊重。象在郎木寺,做生意的大多是回民,藏民在他们的饭馆吃饭,在他们的商店买东西。
清真寺一天要做五次礼拜,很多回民现在也不能经常去参加,所以阿訇-丁俊叫老师-很生气,经常教育那些不来礼拜的人。可见宗教信仰时刻在和社会的大环境发展作斗争,如何发展自身也是个问题;虽然这个问题其实早就存在,而且自始至终还将存在下去。
郎木寺首先是个地名。别看地方小,可是名气不小。首先,它是兰郎公路的终点;其次,白龙江穿乡而过,北岸属于甘肃,南岸属于四川。寺庙也是,甘肃境内塞赤寺,即通常所说的郎木寺;四川境内格尔底寺,另外还有一座清真寺。甘肃境内本来也要修建一座清真寺,位置就在丽萨餐厅的马路对面。但是修建过程中,遭到藏民的强烈反对,所以暂时搁置下来了。
在郎木寺,白龙江实际上是一条小溪,不过水量很大,水流也很急。在人力引导下,兵分两路从村落中穿过。同时,它也一条现成的分界线,把小村落分成甘肃和四川两边。溪流上有一座水泥桥,还有很多有特色的木桥。回民的房子有的就建在两条溪流之间,白龙江潺潺而过,挺有情致。沿着小溪走,不时还可以看到大水车,在水力冲击下缓缓转动。上面的房子锁着,估计里面带着磨子。
小桥、流水、人家、远山、寺院的钟声、喇嘛、回民以及游客,这就是你在郎木寺可以看到的一幅图画。
郎木寺最有名的莫过于天葬,这里的天葬对外开放,可以买票参观。虽然对藏民来说,这是不敬的,是对神圣的亵渎。
我们早上6点半就出发了,去天葬台碰运气,看看有无动静。天还没亮,雾很大,翻过后山才能看到山顶上耸立的经幡,那儿就是天葬台了。和以前网上了解到的不同,我在薄雾中走到天葬台前,没有发现任何和死亡直接有关的东西,如血、带血的斧头、衣服的碎片等等,唯一可以看到的是有烧过的松柏枝的残灰。
对一个人来说,这里或者说这个台子,就是他在人间停留的最后一块地方。在这里,通过神鹰,将把他的灵魂带回到神的世界中去,那是他来的地方。所以,也是回家。
听丁俊说,天葬台有两个,一个是为藏民的,另一个是为喇嘛的,不在一起。我们到的这个不知是为谁的。
从天葬台继续往上走,到了一个更高的山顶,发现这里就是昨天看到的喇嘛焚香洒纸的地方。那时的情景真是让人难忘。远远从山下往这个山顶看,灰烟袅袅升起,一个高大的喇嘛向四方洒着经纸,口中应该还喃喃地念着经吧,那是为着某个灵魂和神的对话。
7点半,雾真浓,我们下山去经堂听喇嘛念经。铁棒喇嘛很和善,但示意我们先买票。买就买吧,甘南走一路,还没有买过门票呢,说不过去啊。一路小跑下去,售票处还是昨天那个笑眯眯的喇嘛。进入经堂,四周瞎逛,看看壁画中的佛像,看看堆得高高满满的经书,又看喇嘛们摆弄各种乐器,念一会经,吹几声法号,敲几下鼓钹。这倒比拉卜楞寺和塔尔寺有特色。只是经堂念经的喇嘛不多,听说还有其他地方也在念,这里只是一处。
喇嘛们念经很不专心,开小差的很多。铁棒喇嘛威严不够,铁棒也比拉卜楞寺看到的小多了,居然只有半截,木棒外头裹着一层铁皮,上面半截是绳子。而拉卜楞寺的铁棒,长长的,粗粗的,小喇嘛得扛着走。有了比较,觉得郎木寺的喇嘛在戒律方面似乎不及六大寺院之一的拉卜楞寺和塔尔寺正规。听丁俊说,郎木寺的活佛在北京呢,准备参加十六大。还有喇嘛跑广东去给老板念经,一次收入5000-10000元不等。而且,在当地的喇嘛好多还赌钱。看来,任何宗教信仰的人群中,总有耐不住寂寞的。
经堂里念完,又到院子里念,然后是辩经。这时看到了带领众喇嘛念经的经头,远远看去,一副凶相,尤其是那眼神,不过嗓音真是很好听,那么雄浑,那么有磁性。念完经,经头就走了。因为之间和铁棒喇嘛询问八宝的图案问题,经头找我,给我回答。说中间图案中其实包含了两宝,即法螺和莲花。仔细看,还真是。这时的经头好象换了一个人,眉开眼笑,亲切极了,有时间绝对是个好的聊天对象。真奇怪,经头都知道的佛教的八宝图案,铁棒喇嘛居然不懂,他可是管教育的呀。
之前在经堂里逛时,还偷偷到里面的小殿里参观了一番。起初扫地的喇嘛不准,一再坚持下,允许我们转一圈。里面的佛像真是多,而且集中放在一起,给人的感觉象是个仓库似的,因为地上放的那几尊给我的印象就是暂时存放在此,在某些特定的日子或许就搬出去了。要不,这么小的空间供这么多的佛像,第一次看到,好象不合常理。
当其他游客还在给辩经的喇嘛照相时,我们下山了,此时已是九点半。路上又碰到兰大的两个留学生,打个招呼。
饿了,没吃早饭,天又特别冷,到丽萨吃早餐吧。煎鸡蛋、巧克力苹果派、酸奶(和夏河吃到的差不多),还有八宝茶,一阵狼吞虎咽。十点多钟,收拾行李准备返程。搭个去迭部的车,一块钱站到桥头,等回兰州的车。11点半左右,迭部到兰州的依维柯到了,刚好还有座,一路无话,晚上九点半到兰州。住一晚,坐第二天早上的T118回西安,结束了这次甘南之旅。
回去最要紧的是赶紧把相片洗出来,重新回味一下这次难忘的旅行。另外,记得给拉卜楞寺的扎西江措、玛曲的嘎张以及郎木寺的丁俊寄相片。
---- 记于兰州



附注:西安出发甘南行费用小计,仅作参考。时间为9月30日晚至10月5日晚,两人。

交通:西安-兰州 95(硬座或没座,硬卧170)
兰州-夏河 32.50(宇通,依维柯44)
夏河-合作 9
合作-玛曲 23
玛曲-郎木寺 75(包的面包车,人多还可以便宜)
郎木寺-兰州 70
兰州-西安 94
住宿:卓玛旅社(夏河) 20(男女混住,每个床位)
吉祥旅社(玛曲) 30(包一个房间)
郎木寺(回民家) 30
兰 州(招待所) 35
吃饭:100(差不多了)
胶卷:100(两至三卷)
共计:700-750元左右(如果人多,则费用还可以下降)



Gansu Sichuan Travel Pictures

 

By:Gansu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5:45:4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